所在位置: > 亚美永远多一点 >

亚美永远多一点
联系方式
电话:0319 7588019
传真:0319 7588019
邮编:055151
地址:河北省任县 邢家湾镇西黄庄工业区
是烂作还是佳作?深度剖析《死亡搁浅》的核心本质
发布时间:2022-06-23 点击: 次 编辑:admin

  破朔迷离的世界观、极其特殊的游戏玩法,再加上小岛秀夫本身的人气,让《死亡搁浅》这款奇特的游戏在2019年轰动了整个游戏界。现今众多游戏中其实都隐含着争斗、消灭,以及伤害等暴力元素,玩家习惯性地沉浸在游戏暴力所给予的爽快感之中,但《死亡搁浅》却是反其道而行,然而这样的特殊性也导致了两极化的评价。

  虽然这不是款完美的作品,也不是款人人都会喜欢的游戏,但是撇开外界评价,作为一个普通的游戏玩家,我十分喜爱这款作品,只是因为它所展现的最纯粹的核心本质——Strand(搁浅&连接)。

  游戏的世界观,建立在交通几乎遭到断绝的美国大地,广阔广袤的荒野、崎岖不平的岩地,以及陡峭严酷的雪山高地,地形本身便是巨大的障碍,再加上亡者(BT)及生者(米尔人)的威胁,阻挡了人及货物的流通,种种地理上的障碍,使各地的人们虽然能自给自足,却只能被迫「搁浅」在原地,无法动弹。

  因此,山姆本身成为了「连接」各地的绳索,他必须跨越地理上的各种障碍,为搁浅于原地的人们运送物资,他所走过的道路,就会变成地理上连接的路径。当山姆抵达据,连上开罗尔网络后,便能让各个据点交流信息,被网络覆盖的区域,也能打印出各种建筑物物品,使连接各地的道路更加顺畅。山姆的目标,就是要连接分布于美国各地的各个据点,让开罗尔网络遍布全美国,以重建整个国家。

  对比游戏外的现实世界,人们可以在短时间内来往世界各地,物品可以借由物流网快速送递,各种信息也可以经由网络迅速传播交流。但蓬勃发展的网络及交通,虽然能给予人们外在物质上的紧密连接,却依然无法拉近人心的距离,甚至造成更多的冲突与隔阂。游戏的世界,就回归到人类最初的「搁浅」状态,玩家必须重新建立有形的道路及无形的网络,再次将人们「连接」在一起,从中体会连接的可贵与意义。

  山姆本身患有接触恐惧症,过往的伤痛令他选择远离人群;洛克妮及玛玛,因失去孩子的痛苦和彼此的误解,分隔两地不再相见;身为人造人的亡人,因自认与其他常人不同,而与死人为伍。游戏里的角色们,因各种原因选择活在各自的孤独中,而四散在美国各地的末日准备者及其他NPC,选择离群索居,有些人甚至不想再回到群体社会之中。

  但即使如此,人们依然可以选择与他人建立连接,山姆在游戏过程中,与各个据点的NPC建立连接,有些人因山姆送的货而获得了帮助,有些人因山姆而愿意回归群体社会(UCA),NPC及配角们也会寄来信件,告知山姆各项信息并鼓励山姆。而山姆与其他配角,在故事中渐渐产生了连接,最后合力解救世界的危机,并走出了各自的伤痛,重新连接了自己与他人。

  然而,有人的地方,就有棍子及绳子。棍子让人们彼此搁浅,绳子则将人们连接在一起。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无法完全与他人有相同的经历与想法,这样的特质,使人们都搁浅在各自的孤独中,但我们依然能与他人产生连接,进而形成群体及社会。共同的理念、信仰及种族,能将个别的人连接成群体,进而形成国家,如同游戏中以重建美国为口号,重新连接众人,成为UCA这个国家的一份子。

  但相异的理念、信仰或种族,却也让人们使用棍子互相伤害,游戏中主张分离主义的「希格斯」,杀死了无数人并摧毁中结市,「克利福德」身为美国军人,为了国家在战场上进行杀戮。这些情节,正好反映了现实世界中,因理念不同,造就的恐怖攻击和随之而来的众多牺牲,以及因国家种族的不同,而引发的数次世界大战及无数争斗。

  但是,游戏最后的剧情,给予我们一个无比梦幻却又温柔的解答,山姆选择放下枪,给予亚美莉拥抱,这份连接让亚美莉决定延长人类生命的时间,而山姆想用来自杀的枪,最后也成为拯救自身生命的绳索。如果伤人的武器,可以变成联系生命的绳索,那人们或许也可以将自身仇恨及敌意,转化为连接生命的善意,虽然人类自古以来,就是会用棍子互相伤害的生物,但是,至少我们都还有选择绳索的自由。

  在游戏的世界观里,生与死的界限暧昧不清,有些生命既不是真正地活着,却也不是完全地死去,例如从未真正出生的布里吉婴儿(Bridge Baby),以及从未真正死亡的搁浅体(BeachedThing),他们身上的绳索(脐带)将他们束缚在这个世界,却也让他们搁浅在生与死的交界处,既无法降生于世,也无法前往彼世,只能以扭曲的生命形态存在于世,等待死亡的命运(BB)或永远地痛苦挣扎(BT)。

  唯一让他们解脱的方法,就是割断他们身上的脐带,就如同玛玛所说的:「有时必须先断掉别的连接,才能有新的连接。」当山姆切断BT的脐带后,BT会给山姆点赞,并安然回归于亡者的世界;当切断BB自身的脐带,使其脱离圆舱装置后,BB就能真正诞生于世,当BB及BT不再搁浅于生死交界,才能回归生命正常的循环,并缔结新的连接。

  除了BB和BT,还有另一些人搁浅在生与死的交界线上,像是不断重复死亡与复活的心人,肉体与灵魂分裂于生死两界的亚美莉,以及从死亡无数次回归到现世的山姆,他们能够往返生死两界,却也因此怀抱着常人难以理解的巨大孤独。但即使是这样的他们,依然能与他人缔结连接,心人为了已逝的妻女,搁浅于生与死之间,在最后也找到了新的连接,重新体会活着的感觉;亚美莉愿意搁浅于巨大的冥滩与无涯的时间里,是因为和山姆以及世界的连接;当山姆独自搁浅于冥滩上,也是因为与他人的连接,才将他拉回生者的世界。生者的世界及死者的冥滩,看似是互斥的两个世界,却能经由绳索连接在一起。生与死,本就不是完全对立的两面。

  在游戏的开头,山姆将布丽吉特的尸体送入焚化炉,迎接布丽吉特死亡的同时,却也开始他连接美国的旅程。而在游戏最后,经由这段旅程,懂得连接真正意义的山姆,走过和开头同样的道路,将BB送往焚化炉时,借由和父亲连接的记忆,将BB带离圆舱,让他得以真正降生于世。在同一条道路上,旅程是经由死亡而开始,而旅程的结束,却也是新生的开始。

  物质与反物质相撞所造就的宇宙大爆炸,由此诞生了生命,而物质及反物质相撞而造成的虚爆,却灭绝了生命,但正如亚美莉所说,正因为宇宙要灭绝生命,生命才会奋力抵抗,从死亡中重生,变得更坚强,灭绝正是重新开始的机会。正因为有死亡,才能够使新的生命诞生,接纳死亡,努力活着,才能懂得生命的意义。生与死虽然使生命搁浅,却又让生命连接在一起,成为生生不息的循环。

  游戏中,玩家扮演主角山姆,作为送货员连接美国的各个结点,绝大部分的时间,玩家所操纵的山姆,除了身上的BB,还必须要背负着各种沉重的货物,独自一人行走于广袤的美国大地上,辽阔壮丽的风景,对应形单影只的山姆来说,无非是种孤独。这款游戏没有采用常见的多人模式,玩家所操纵的角色无法直接进行互动,游戏的连线机制,是运用各种「间接」互动的方式,营造出诺大孤独感的同时,也造就玩家们之间深刻的连接感。

  例如,前期玩家设置的绳子或梯子,后期铺设的各种建筑物,还有各种提醒或鼓励的告示,会出现在其他玩家的游戏地图中,帮助他们继续前进;玩家也可以投注资源铺设建筑物及公路,让送货过程更加顺畅,也可以帮忙运送其他玩家掉落的货物,或送物资给发出请求的玩家。而帮助其他玩家所得到的报酬,并不是实质的道具奖励,仅仅是其他玩家给的「赞」,这种无形的回馈与感谢,虽然不能给予游戏过程实际的助益,却能给人一种单纯的愉悦及满足,让玩家更加愿意帮助其他玩家。

  大多数游戏的机制,是借由单人或多人互动完成游戏目标,给予玩家成就感,而这款游戏,则是将玩家原本在游戏中的「利己」行为,转化为「利他」的行为,并借由「赞」给予的回馈,让玩家得到了互相帮助的成就感。帮助他人的行动,并不是为了实际的奖励及馈赠,而是源自善意与感谢的正向循环,也形成了无形的「绳索」。

  玩家所操控的每个山姆,独自「搁浅」于广大的游戏世界里,就像世界各地的每个玩家,也是独自「搁浅」在各自的屏幕前,各自的生活里。但就像山姆独自一人呼喊时,总是有其他山姆的回应,游戏中你独自走过的,艰辛曲折的道路,也都有其他玩家和你一起走过,帮助你一同前行。虽然玩家之间不能直接接触彼此,却也被无形的绳索「连接」在一起,让这款游戏本身,也变成「连接」各地玩家的「绳索」。

  《死亡搁浅》以Strand(搁浅&连接)作为核心,诠释了各种形式的Strand(搁浅&连接),就像钻石般折射出多层次的璀璨光辉,以及一体两面的光与影。就像绳索本身,既可以产生连接,却也会使人搁浅,山姆所佩戴的铐环将他拉入UCA这个群体,却也将他限制住,困在这个群体之中;玛玛与她的孩子连接的脐带,却也同时将她们两人困在原地。群体与牵绊,让人们连接在一起,却也有可能让人搁浅于其他群体之外。

  因此,「搁浅」与「连接」,并非完全的对立,而是一体两面,可以互相影响并同时存在的关系。就如同「Strand」这个单字,同时具有「搁浅」及「绳索」两种涵义,如亚美莉所说:「Strand这个单字很有意思,意思可以是绳索或牵绊,也可以是被冲上岸边搁浅,或是被困住了,动弹不得。」但是,当你被他人伤害,或是感到孤独时,你可以想起你所走过的道路,你所经历的生命旅程,一定会有其他人帮助你的痕迹,也有人和你有过同样的感受,纵使无法实际碰触,但在某处,一定有某人与你相系在一起。

Copyright 2017 亚美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