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 亚美永远多一点 >

亚美永远多一点
联系方式
电话:0319 7588019
传真:0319 7588019
邮编:055151
地址:河北省任县 邢家湾镇西黄庄工业区
历史性的握手
发布时间:2022-06-23 点击: 次 编辑:admin

  (1916.10~2010.06.07),出生于山西省闻喜县;1933年,参加革命并加入中国;1960年12月调入外交部工作,曾任驻匈牙利大使、驻几内亚大使、驻埃及大使;1974年9月,任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会长;1976年起,先后任驻泰国首任大使、驻美国联络处主任、驻美国首任大使;1983年9月,任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副会长。

  经过紧张周密的准备之后,举世瞩目的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终于成行了。从1972年2月21日至28日,尼克松总统应周恩来总理的邀请,对中国进行了一周的访问。这是中美相互敌对二十二年之后,美国总统对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的首次访问。中美关系开始解冻,世界局势向着缓和的方向发展,因此尼克松声称:“这一周是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一周,是改变世界的一周。”

  2月21日上午11时30分,尼克松总统乘坐的“空军一号”专机抵达北京首都机场,受到了周恩来总理、元帅、副总理和郭沫若副委员长等领导人的欢迎。这个场面使人想起1954年的日内瓦会议期间,美国人不同周恩来率领的中国代表团握手的傲慢无礼的行为。似乎是为了纠正这一错误,尼克松走下飞机时,特意安排在他同周恩来握手前,让随行人员暂缓下机。

  当他和他的夫人快走到舷梯尽头时,他就在掌声中急忙伸手向周恩来走去,主动同周总理热情握手。这一历史性场面被摄影师一一摄入镜头。尼克松事后回忆道:“当我们的手相握时,一个时代结束了,另一个时代开始了。”

  当时,由于中美两国尚未建交,中央确定的接待方针是:“以礼相待,不卑不亢,不冷不热,不强加于人。”在机场悬挂两国国旗,检阅三军仪仗队,但不采用分列式,不鸣礼炮,不请外交使团,不搞群众欢迎。当两人一同登上中国的红旗轿车离开机场时,周恩来寓意深长地对尼克松表示:“你的手伸过世界最辽阔的海洋来和我握手——二十五年没有交往了啊!”

  周总理陪同尼克松总统一行来到钓鱼台国宾馆.总理夫人、郭沫若副委员长夫人于立群早在宾馆迎候。周恩来把尼克松、基辛格的白宫人员安排在18号楼,又将罗杰斯和美国国务院官员安排在6号楼。尼克松由此看出周恩来非常熟悉美国国情,对美国白宫与国务院之间奇怪的相互制约和平衡了如指掌。周总理陪同客人进入大厅后,风度翩翩地同美国代表团的每一个成员打招呼,然后在沙发上就座,与客人交谈,幽默的玩笑显出其自信与轻松,很快赢得了美国客人的好感。尼克松第一次领略了周恩来非凡的风采。

  午宴不久,正当客人进入房间休息时,周总理匆匆来找基辛格,说:“主席已经请了总统,想很快就和总统见面。”

  当尼克松听到这一信息后,多少有点喜出望外。尼克松知道他来中国后,肯定要会见他,但却不知道时间安排,更没想到会这么快。

  随后,尼克松整装后在周恩来和基辛格的陪同下,来到丰泽园,走进一座中国典型的四合院,进入了的书房。这是两间中等大小的房间,四周墙边的书架上摆满了文稿,桌上、地下也堆着书。基辛格在回忆录里说:“这房间看上去更像是一位学者的隐居处,而不像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的全能的领导人的会客室。”

  尼克松一进入院落,就在秘书的搀扶下站起来,欢迎远方的客人。在一个小时左右的会见中,谈笑风生。他向尼克松表示欢迎和寒暄后风趣地说:“今天你在飞机上给我们出了一个难题,要我们谈的问题限制在哲学方面。对于这个问题我没有什么可说,应当请基辛格博士谈一谈。”

  说:“没有改变世界,只是改变了北京附近几个地方。可是,我们共同的老朋友蒋委员长可不赞成。”

  又转向基辛格说:“你跑中国跑出名了,第一次来公告发表以后全世界都震动了。”他称赞访华的保密工作做得好,可以说天衣无缝。

  尼克松说:“只有他(基辛格)能够在行动不自由的情况下去巴黎十二次,来北京一次,而没有人知道。”

  在谈到美国总统选举时,说:“如果人获胜,中国人就会同他们打交道。”

  “我喜欢,”说,“人家说你们共和党是,英国希思首相是,西德的基督教也是。这些当权,我比较高兴。”

  尼克松说:“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要看到,美国的只能夸夸其谈的事,却能做到,至少目前是如此。”

  说:“是巴基斯坦前总统把你尼克松介绍给我们的。当时,我们驻巴基斯坦的大使不同意我们同你接触,他说,尼克松总统跟约翰逊总统一样坏。可是叶海亚总统说,‘这两个人不能同日而语’。不过,我们不大喜欢从杜鲁门到约翰逊你们几位前任总统。中间有八年是共和党任总统,不过在那段时间,你们大概也没有把问题想通。”

  “主席先生”,尼克松说,“我知道,多年来我对人民共和国的态度是主席和总理全然不能同意的。把我们带到一起来的,是认识到世界上出现了新的形势;在我们这方面还认识到,事关紧要的不是一个国家内部的政治哲学,重要的是它对世界其他部分和对我们的政策的影响。”

  谈到当时的世界局势和中美两国关系,说:“来自美国方面的侵略,或者来自中国方面的侵略,这个问题比较小,也可以说不是大问题,因为现在不存在我们两个国家互相打仗的问题。你们想撤一部分兵回国,我们的兵也不出国。可是我们两家也怪得很,过去二十二年总是谈不拢,现在的来往从打乒乓球算起只有十个月,如果从你们在华沙提出建议时算起有两年多了。我们办事也有官僚主义,你们要搞人员往来这些事,要搞点小生意,我们就死也不肯。十几年,说是不解决大问题,小问题就不干,包括我在内。后来发现还是你们对,所以就打乒乓球。”

  “主席先生,我想说明我们知道你和总理邀请我们来这里是冒了很大的风险的。这对我们来说也是很不容易作出的决定。但是,我读过你的一些言论,知道你善于掌握时机,懂得‘只争朝夕’。”尼克松接着说:“我还想说明一点,就个人来讲——总理先生,我这也是对你说的,你们不了解我。既然不了解我,你们就不信任我。你们会发现,我绝不说我做不到的事。我做的要比我说的多。我要在这个基础上同主席,当然也要同总理进行坦率的会谈。”

  在结束这次会晤之前,尼克松说:“主席先生,历史把我们带到一起来了。我们具有不同的哲学,然而都脚踏实地来自人民,问题是我们能不能实现一个突破,这个突破不仅有利于中国和美国,而且有利于今后多年的全世界,我们就是为了这个而来的。”

  毛主席把客人送到门口,他拖着脚步慢慢地走。他说自己身体一直不好,尼克松回答说:“你的气色很好。”微微耸了耸肩说:“表面现象,是骗人的。”

  因为毛主席刚刚大病初愈,这次会晤进行了65分钟,到下午3点50分就结束了,但却给尼克松和基辛格都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他们在各自的回忆录中都认为:思维异常活跃,有一种非凡的幽默感。他永远是谈话中心,在他的引导下,这一次历史性的会晤“是在漫不经心的一种戏谑、玩笑中进行的,轻松的俏皮话使人觉得是几个经常来往的熟人在聊天,一些十分严肃的原则性的主题在诙谐随意的谈吐之中暗示出来”。基辛格后来把这次谈话比喻作“瓦格纳歌剧的序曲”,需要加以发展才能显示出它们的含义。

  就在会晤尼克松的当天晚上,2月21日,周恩来总理举行盛大宴会欢迎尼克松总统一行。中国军乐团演奏了尼克松总统喜爱的《美丽的亚美利加》和牧场之家等美国歌曲,优美的旋律在人民大会堂大厅里久久回荡。尼克松听到演奏《美丽的亚美利加》时非常高兴。因为这是他最喜欢并指定在他就任总统的典礼上演奏的乐曲。

  周恩来总理首先代表主席和中国政府向尼克松总统和夫人,以及其他的美国客人们表示欢迎。

  周恩来说:“尼克松总统应中国政府的邀请,前来我国访问,使两国领导人有机会直接会晤,谋求两国关系正常化,并就共同关心的问题交换意见,这是符合中美两国人民愿望的积极行动,这在中美两国关系史上是一个创举。”

  周恩来总理强调说:“中美两国的社会制度根本不同,在中美两国政府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分歧。但是,这种分歧不应当妨碍中美两国在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建立正常的国家关系,更不应该导致战争。中国政府早在1955年就公开声明,中国人民不要同美国打仗,中国政府愿意坐下来同美国政府谈判,这是我们一贯奉行的方针……我们希望,通过双方坦率地交换意见,弄清楚彼此之间的分歧,努力寻找共同点,使我们两国的关系能够有一个新的开始。”

  尼克松总统在致答词中说:“正如你在祝酒时讲的那样,中国人民是伟大的人民,美国人民是伟大的人民。如果我们两国人民是敌人的话,那么,我们共同居住的这个世界的前途就的确是黑暗的了。但是,如果我们能够找到进行合作的共同点,那么实现世界和平的机会就无可估量地大大增加。”

  “因此,让我们在今后的五天里在一起开始一次长征吧。不是在一起迈步,而是在不同的道路上向一个目标前进——这个目标就是建立一个和平正义的世界结构,”尼克松说,“全世界在注视着,全世界倾听着,全世界在等待着我们将做些什么。我们将给我们的孩子们留下什么遗产呢?他们的命运是为那些使旧世界受苦受难的仇恨而死亡呢,还是由于我们有缔造一个新世界的远见而活下去呢?”

  他说:“毛主席写过,‘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现在是只争朝夕的时候了,是我们两国人民攀登那种可以缔造一个新的、更美好的世界的伟大境界的高峰的时候了。”

Copyright 2017 亚美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