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 亚美永远多一点 >

亚美永远多一点
联系方式
电话:0319 7588019
传真:0319 7588019
邮编:055151
地址:河北省任县 邢家湾镇西黄庄工业区
军艺颜值天花板和网友吵架从没输过自称艺术家的她太刚了吧
发布时间:2022-06-26 点击: 次 编辑:admin

  知道阿兰的时候,是被她日系的美照吸引了,我以为她肯定接着就会像angelbaby一样火,

  没多久,阿兰来了,穿着一件普通的玫红色卫衣,不像我想象中的高大,就是一个可可爱爱的小女孩。但说话语调和感觉却像男孩子一样。

  因为有了这次短暂的接触,2021年再在《乘风破浪的姐姐2》里看到阿兰的表现,我的感觉是她男孩子气的大大咧咧的性格,还是一以贯之。

  造物主的神奇在于你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有什么人在什么地方降落,默默生长,然后有一天一鸣惊人。

  1987年7月25日,一个藏族小女孩出生于四川省美丽纯朴的康定市,家人给她取名叫阿兰·达瓦卓玛。

  “达瓦卓玛”在藏语里是“月亮女神”的意思。阿兰的出生给这个富足祥和的部队家庭带来了不少欢乐。

  阿兰八岁时,开始接触二胡和唱歌,在家人的安排下入学四川音乐学院附属中学,接受二胡的专门训练。

  2003年9月,阿兰被中国人民艺术学院声乐系录取,师从歌唱家李双江。

  2004年,阿兰在希腊雅典闭幕式上的中国8分钟表演节目中亮相,当时她是古典民乐组合“奥运宝贝”的成员之一,担任的是琵琶演奏。

  同时,她还参加了第三届北京大学生校园歌手大赛获十佳歌手第二名及最佳形象奖。

  2006年7月,艺术学院毕业晚会上,她又作为学生代表与韩红搭档演唱了《天路》。不仅如此,在校期间,阿兰还多次随总政等下部队演出,积累了一定的演出经验。

  据说,阿兰的同学还曾推荐她参加超女比赛,却被她拒绝了。她说:“我认为‘超女’对于像我这种学院派,不是太适合。”

  阿兰父母对阿兰这个宝贝女儿也有规划,希望她就按部就班进入体制内,去歌舞团这样有编制、有保障的地方。

  阿兰本来也没有想过要违背父母的意愿,但是面对日本艾回唱片公司抛出的橄榄枝,她动心了。

  当时,艾回算是殿堂级的唱片公司。捧歌手是艾回的强项,日本大神级女歌手都是它家的:滨崎步、安室惠、岛谷瞳、幸田来未等。

  2007年,阿兰发行个人首支日语单曲《明日への讃歌》正式在日本出道,从此开启了她在日本的事业版图。

  不光造型绝美,艾回还专门把王牌制作人菊池一仁调过来,助力阿兰朝天后之路进阶。

  据统计,阿兰发表的7张专辑中有48首出自菊池一仁之手,他为阿兰作曲和制作的歌曲数量,比为滨崎步、幸田未来、华原朋美、铃木亚美、BREATH加起来的作品还要多。

  虽然在异国他乡有幸遇到音乐上的“知音”,阿兰在日本的发展也是困难重重,一直没有爆火的传唱度高的作品出现。

  公司的设定“唯美歌姬”确实很符合阿兰坚持的学院派音乐,却有点儿曲高和寡。

  有粉丝整理过阿兰在艾回时期的唱片销量。除了《久远的河》,大多数单曲只有几千张的销量。

  艾回一度也给阿兰尝试过偶像歌手路线,安排她为知名动画片《犬夜叉》演唱主题曲《Diamond》,积极推荐她上综艺节目。然而这些行为不仅都收效甚微,还为阿兰的招黑体质埋下了伏笔。

  其中有一次综艺中,她原本想表达“事务所很辛苦”,结果说成“事务所要完蛋了”。

  粉丝们抓住这一点,开始质疑她懒惰不努力,在日本发展却不好好学日语,基本技能都不过关。甚至有网友评价说综艺里的鹦鹉都比她日语发音标准。

  虽然她第一时间“嘴硬”反击,但是她内心还是很受伤,多次求助问如何才能提高日语水平。

  “日本的演艺圈有很多规矩,一次在一档综艺节目的直播间,我习惯性地转动了一下椅子,结果被导演严厉批评。就算是简单的采访,在日本也必须正襟危坐,容不得闪失。”她说。

  《久远的河》作为中国史诗电影《赤壁-决战天下》的全世界主题曲。这首歌首周以11,956张的成绩获得了周榜第3位的成绩,打破了之前王菲于1999年2月24日发行的单曲《Eyes on Me(featured in FINAL FANTASY 8)》达成的周榜第9位,同时也是中国歌手在日本公信榜个人单曲最高周榜排位成绩的纪录。

  在日本见了世面的阿兰,终于还是在2011年选择了回国发展。她自己在采访中表态是因为和艾回的合约期满,但大家认为她是在日本混不下去了才回国。

  回国后,她选择了还处于刚刚开始发展的小公司,乐华娱乐。她表示跟乐华老板杜华是从18岁就开始的缘分。

  “我跟乐华的老板杜华,是很多年的朋友,我18岁的时候就认识她了。那时候我还是刚到北京来读书的一个大学生,她还在做其他行业,我们是相互看着对方一点一滴成长起来,去年我和老东家合约到期,就一直在考虑要不要续约。因为与乐华相互了解,这么多年一直保持联系,她也多次邀请我加盟,我觉得相互在沟通起来或者做起事来的话也会比较OK,所以我就很快就决定要一起合作。”

  同时她表示:“考虑到自己长远的发展,在跟家人讨论过后很多细节后,还是觉得乐华是我很好的选择。因为你人不可能永远都生活在同一个环境里面,我也希望能有更多的创新,能够有更多的一些就是新的idea。”

  然而,后来时间证明,和乐华的合作并不是最佳的选择。即使在10年之后《乘风破浪的姐姐2》中,杜华还是对她“恨铁不成钢”。

  回国后,喜欢她的人对于阿兰的“懒”都投赞同票。大家还送了她一个外号叫“懒姬”。

  阿兰回国之后,唱片业已经在走下坡路。正统的音乐人反而被边缘化,人气音乐人大多从选秀综艺节目中出圈,玩法本来就不一样了。

  2013年,阿兰参加四川卫视《中国藏歌会·天籁之爱》节目录制时,感慨做纯粹歌手的人太难了。

  “音乐性越来越少,音乐作品的个性和歌手特质体现得越来越淡,真正想做纯粹歌手的人太难了。现在歌手其实挺惨的,选秀新人太多,对音乐市场冲击很大,很多歌迷确实不太关注音乐本身,比如一个音乐类综艺节目,他们甚至只关注你穿的什么,或者演出出了什么意外,对音乐本身的品质,他们不关注。这挺让音乐人心寒的。”

  她曾说:“大家看看阿兰在出道的时候和现在,在唱功和各方面有没有进步。只要有进步,大家能够承认和肯定这一点,我就非常非常开心了。”

  阿兰在参加了《乘风破浪的姐姐2》之后,她重新和老东家艾回旗下的内地公司爱贝克思签约,宣布大势回归。

  24岁之前,阿兰所到之处都是掌声,殷实的家庭、大师们争抢合作、还有如洋娃娃一般的美貌,一切看似都太完美,在这种完美下,必然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让人们去接受这种“天选之子”。但阿兰不适应这种人们对她审视的目光,她看不惯凡夫俗子的肤浅,认为自己被赋予了“音乐精神引领者”的使命。

  24岁之后,她感慨音乐不纯粹了,她不想在综艺里消费自己,回国的落差感没有给她奋斗的动力,反而加重了她对音乐形式的洁癖。

  34岁的她,在节目中说轻描淡写地说是为了粉丝才营业。在挤破头努力争上游的娱乐圈,如今她的懒却意外地圈了粉。

  或许,她一直只是用着自己的节奏在工作生活而已,只是大家对她投入了太多的期待。如今阿兰想大火依然很难,但是只要她活得自洽,同样也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不是吗?

  由日本公信榜于2007年发布的加入周刊《music 时代》网友票选而来的九大歌姬,指安室惠、滨崎步、幸田来未、岛谷瞳、铃木亚美、大冢爱、持田香织、奥村初音八位日本女歌手和中国藏族女歌手阿兰·达瓦卓玛。

Copyright 2017 亚美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