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 亚美永远多一点 >

亚美永远多一点
联系方式
电话:0319 7588019
传真:0319 7588019
邮编:055151
地址:河北省任县 邢家湾镇西黄庄工业区
有时我们不得不放弃一切甚至是母亲的爱才能找到自己的命运
发布时间:2022-07-03 点击: 次 编辑:admin

  第二次世界大战,纳粹德国法西斯希特勒用一己之力对世界造成重伤,战争古今中外,历来是军人统治者的舞台,而承受恶果的永远是平民百姓。生于和平年代的我,虽然无法体会那种动荡时期的不安,但孩童可怕的终身记忆总能引起我共鸣。为人母后,切身体会出对孩子的牵绊,哪怕风吹变动都能引发我脆弱的神经进行恐慌。如若有一种爱,必须要让孩子离开自己,无可奈何之下我会选择妥协。

  二战后的意大利,凋零贫穷饥饿充斥着那不勒斯大街小巷,而秋后冬来的寒冷成为少年儿童能否生存的绊脚石。七岁男孩亚美利哥被唯一的亲人,他的母亲送上一列火车,与上千名南方儿童一起穿越整个意大利半岛,前往接收他们的富有的北方家庭过冬。那里有亚美利哥梦寐以求的新鞋,有母亲从未能给予的温情,有写着自己名字的小提琴,还有改变人生的可能。意大利作家薇奥拉·阿尔多内的《运送孩子的火车》一书将亚美利哥送往了远方,也让母亲的爱遗留在家乡的土地上。

  一个七八岁男孩,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一双崭新的鞋子,可想而知他的生活过得有多艰辛。鞋子能够支撑着他前进,装备不行,道路就会艰难,这恐怕就是为何他最终同意坐火车前往北方收养他的家庭,对一双鞋的渴望,正好体现出对前行道路的渴望,即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世上每一个母亲都是爱孩子的,除非她还不成熟到足够承认自己母亲的身份。哪怕孩子在身边时打骂,但终究希望孩子过得好。亚美利哥的母亲,听着组织者们说:“等孩子们回来,他们会长得更健壮,更漂亮,而你们也可以从辛苦的生活中缓一缓。当你们再次拥抱时,你们也会更健硕,更漂亮……”信念在动摇,正是这种对孩子未来的期许令母亲们作出决定送孩子们走,割舍不了的情意在贫穷和饥饿面前不值一提。

  重男轻女如何全球一致,这实在需要费尽脑思路去细想,在选择被送走孩子时,鞋匠毫不犹豫的送女儿玛丽走,只因为她无法承担家庭责任,连面条都不会热。二战后意大利南北方经济差异巨大,南方吃不饱穿不暖,为了调和南北方关系,于是政府组织了这样的活动。看着有些孩子被恶意的恐吓,那种不安定不信任因子在孩子们内心深处扎根,我只能怜惜他们的处境。

  生恩与养恩,孰轻孰重,始终是人性难以接受之事,可是如果二者兼得是否就可以避免很多人间悲剧。看完《运送孩子的火车》我不知该可怜亚美利哥还是他母亲,以我曾经幼稚的思维,我一定会义愤填膺的谴责某一方,然而经历过人间世俗之后,我明白这就是人生。亚美利哥母亲为了孩子美好未来接受政府提议送孩子去北方。她原本以为过一个冬天即可,冬天过后她的儿子她的生活依旧会回到原点,然而她忘却了孩童已经有明确的思想了,再也不是她所以为的臭屁孩,一切以她为主。

  亚美利哥到达北方家庭后,意识到悬殊太大。在亲生母亲身边,吃不饱穿不暖,还要遭受成年人对母亲与另一个男人实则是他亲身父亲的嘲笑,未来被限定在只能做鞋匠,时不时还要被反动派混淆视听,这里只有母亲一个亲人以及为数不多的伙伴。北方收养他的家庭,可以有独立房间,吃喝不愁,甚至可以自由追逐他的梦想,有爱他体贴他的家人。倘若亚美利哥亲身母亲能够接受儿子在两个家庭之间生活,愿意放孩子追逐自己梦想,不打击埋没孩子的理想抱负,或许结局会完全不一样。是的,亚美利哥从亲身母亲身边逃走了,有如释重负,亦有耻辱,多年后依旧孑然一身的他回到生母的葬礼,回忆起曾经的点点滴滴,他在救赎自我,亦在明白有些情感是隐藏不了,躲避不了的。

  亚美利哥的母亲不知道如何爱孩子,她的起初目的是想让亚美利哥躲避严寒交迫,然而当知晓孩子迷恋北方家庭生活时,她又恐慌孩子离开,于是卖了亚美利哥的小提琴,试图掩盖即将夺走她儿子的一切因素。对于一个七八岁的男孩,他无法意识到母亲“她自己都没有得到过爱抚,又怎么会知道如何爱抚孩子”的状况,他记恨母亲,为了追求自己想要的人生离开了当初将他送走,体验过美好的唯一亲人。

  《运送孩子的火车》一书探讨了生恩与养恩的问题,对于孩子而言,始终是谁好谁就亲,作为父母如若一开始就做出了选择,断然不要因为自私自利抹杀孩子一生的信念,生恩与养恩如果能够二者兼得,何乐而不为,如果不能勇敢放手亦是成就!

Copyright 2017 亚美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